在团队成立的第一年,累计投资并购金额超过300亿元
作者:求医网发布时间:2021-01-16
邹国文如今进入医药行业近二十年了,曾在五百强企业辉瑞制药、拜耳医药工作了近10年。今年初,他联合清华大学其他几位博士同学,成立WinX Capital凯乘资本,正式创业。在团队成立的第一年,累计投资并购金额超过300亿元。

邹国文回忆,今年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在疫情期间为了陪创业者去见投委,在北京隔离了14天。2020年1月中旬,一家骨科医疗器械公司创始人张董通过朋友找到他们团队,希望在3个月内完成融资数亿元。时间非常紧张,又叠加春节假期,即使在春节后各大投资机构的开工时间延迟,投资人也无法出差和现场尽调。

鉴于此,一方面,他们帮助企业生产和营销疫情相关物资如防护眼镜、防护面具,出口到海外,增加现金流。另一方面,详细分析了潜在的投资机构并和潜在投资方召开视频沟通会,但投资机构仍然无法尽调。直到3月24日再次出差到上海见投资方团队,才最终达成一致完成融资。

邹国文认为能够在疫情期间完成融资,很重要的是进入下半年,中国疫情得到很好控制,整个资本市场,尤其是医药行业十分景气。加之疫情之后,国家更加重视医疗领域,推动了资本对医疗领域的追捧。

“我们相信国家制定政策的初心一定是好的,整个产业也必须向着更加健康、更加有活力的环境去发展。只是过程中,不免会引起一些阵痛,利益格局的重塑。先知先觉者,早早转型;后知后觉者,艰难应对;不知不觉者,仍在抱怨。”邹国文说,对投资人的工作而言,就是紧紧把握住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企业家、投资家、科学家,为他们构筑起资本、产业、和技术间沟通的桥梁,帮助未来中国能诞生更多的全球知名的医药、器械、和创新医疗服务企业。

 

公益人:这一年就像坐过山车,只为患者们能用的起药

“这一年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不断奔波”铜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负责人晨冰先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回顾过去的一年,今年让他颇为自豪的就是为了帮铜娃娃们寻找二巯丙磺钠,这一年里大把的时间都在为这一件事奔波。

晨冰回忆,在2011年左右的时候,遇到一个农村脑积水患儿的妈妈求助,一开始在当地检查是没有希望了,但经过晨冰和朋友们的辗转,最后孩子在上海儿童中心医院得救了。这件事对于农村走出来的晨冰来说印象深刻,他认为很多疾病救治最大的困境不是医疗技术达不到,而是信息闭塞,对农村而言这个现象更为严重。

从那之后,他逐步的走上了公益道路。“当时决定做这个事情可能是一时激情,但发现坚持下来却是难上加难。” 晨冰说,今年年初,由于多种原因,医院里供给的二巯丙磺钠越来越不够用了,很多患者家属向晨冰发出了求助。经过多方求证后发现,是由于该药的原料药厂家工艺改进和搬迁造成了药物停产,导致药品供应困难。

晨冰通过媒体发声、跟药企沟通,软磨硬泡将近8个月后,11月药品能够正常供应了,但是突然发现,药品价格比之前涨了一倍,原来49元的药,现在已经涨到了98元,这意味原来每个患者花费5万元左右的钱,现在变成了8万多,这仅仅是一年的花费,而铜娃娃患者需要持续排铜,这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治疗将会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