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药业“地天板”错配?10年首预亏5亿
作者:求医网发布时间:2021-01-16
“尼古丁第一股”见底了吗?看上去很像。

1月12日,山东金城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金城药业)股价上演一场惊心动魄的“地天板”。早开盘,该股低开13%左右,然后股价一路上行,截至当日收盘涨幅高达13.55%,在日K线上留下了一根穿透三根K先的长阳线。

这跟地天板的长阳线是否意味着金城药业股价见底了呢?要知道,自去年7月23日该股创造43.87元/股后,就一路震荡下行。目前,该股创造的15.56元/股的低价,也达到了2018年2019年的历史低价平台。从其月线分析,在经历4连阴之后,本月K线翻红且力度较弱,只能暂且理解为超跌反弹。

吊诡的是,金城医药在近日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亏损4.5亿元至5亿元,亏损理由是对金城泰尔和金城素智计提商誉减值7.4亿元。这也是其上市近十年来的首次亏损。

这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1月13日,金城医药发布公告,公司收到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关注函,要求公司就此前披露的2020年年度业绩预告中,对两家全资子公司金城泰尔、金城素智分别计提商誉减值准备7.33亿元、870.29万元作出详细说,并要求核查公司控股股东、持股 5%以上股东、董事、监事、 高级管理人员及其直系亲属近一个月买卖你公司股票的情况,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情形,未来3个月内是否存在减持计划。

就在同日,金城医药公告称,其三位股东本次股份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期间,崔希礼减持2万股,杨修亮减持2万股,孙瑞梅减持2.28万股。较早之前的1月4日,金城医药总经理张学波辞职,辞职后张学波仍担任公司副董事长职务。

有意思的是,这一连串的变动似乎与“地天板”并没有任何关系。

需要解释一下,金城医药为什么要商誉减值。2017 年 3 月,金城医药溢价416%,以18.80亿元的价格收购原名为朗依制药的金城泰尔,由此产生11.44亿元商誉。按业绩对赌协议,金城泰尔在2015-2018年,应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6亿元、7100万元、1.87亿元和2.25亿元。但2015-2018年,金城泰尔累计实际实现净利润约5.28亿元,累计承诺完成率为82.72%。因此,金城医药不得不计提高额的商誉减值。

公开资料显示,金城医药成立于2008年2月,主营头孢粉针制剂等。2011年6月上市,每股发行价18.6元/股。但上市后不久股价就开始震荡下行,至2012年4月24日创出其历史最低价10元/股后,该股反转进入跨年攀升行情,到2015年6月2日,该股股价摸高至119.65元/股。之后,该股再度低迷,一直到2020年5月,其借助“尼古丁”概念而股价飞升,20元起步,一路上涨到43元。但随着市场的调整以及概念的降温,公司股价也逐渐回落。

那么,这个吸睛的尼古丁项目到底怎么样了?

被市场理解为金城医药的尼古丁项目——是年产200吨烟碱(尼古丁)项目,国内同类项目少,市场前景非常可观,但因涉及新工艺,需要到山东省应急厅进行国内首次使用化工工艺安全可靠性论证。

根据披露,公司规划产能为200吨/年,纯度可以达到99.6%,可以用于医药和电子烟。按照化学合成尼古丁为4500美元/千克的计算估价,当时市场预计金城医药有望实现60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

这当然属于超级利好,因为金城医药的业绩并不好。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金城医药净利润分别为2.86亿元、2.64亿元和2.03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80亿元、2.51亿元和6462.19万元。从中可以看到,在2019年,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下滑严重,分别为22.96%和74.25%。2020年三季度,金城医药的营收19.37亿元,同比下降1.4%,净利润2.08亿元,同比下降52.25%,已经腰斩。

在这种情况下,有60亿元预期股票不涨才怪。但该项目现在还停留在环评阶段,且尼古丁项目建设期一般在15个月。换言之,项目投产最早都要到2022年。

意外的是,因尼古丁项目股价大涨的同时,金城医药的大股东以及其他多名股东却纷纷减持套现。

2020年6月21日,阿里拍卖页面显示,金城医药大股东协议转让23.06%股份,将于7月7日在阿里拍卖平台以网络竞拍方式进行协议转让,起拍价高达27.18亿元。2020年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锦圣基金减持了2434.70万股,减持比例达26.86%。分析人士认为,随着锦圣基金退出态度的明确,不排除其在2021年继续大幅减持,直至清仓。

据统计,2020年5月27日至5月29日,金城医药副总经理、董秘朱晓刚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10.8万股,套现约256万元,减持后持股比例降至0.0834%。而近日辞去总经理的张学波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120万股,减持比例0.3087%,套现约2860万元,减持后持股比例降至1.343%。

6月9日及6月19日,公司大股东金城实业及一致行动人赵鸿富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51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048%,按当时股价计算,套现约1.48亿元。6月19日,公司董事郑庚修减持40万股,套现约1100万元。7月16日,金城医药副总经理杨修亮、财务总监孙瑞梅、副总经理崔希礼分别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2万股、2.28万股、2万股。

业绩平平,高管还集体套现,这是要凉凉的节奏?当然,也有部分券商给出了另外一种答案:“7亿商誉终减值,轻装上阵2021年再启航!”